mdlocked

【贾尼】木屋

Murphy:

Summary: 关于《炸弹追凶》男主Ted就是Jarvis的论证。


————————


【一】


昏迷后的苏醒。


身体首先醒来,意识慢慢清醒,像慢慢走过一片迷雾,眼前的事物总要经过一个过程才能终于理所当然的重新认出。


Tony等到迷雾散尽阳光刺眼也没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躺在两根树枝做成的简易担架上被倒拖着在积雪的树林里缓慢前进。


“Friday……咳咳……”喉咙很干,低头看了看,身上没有任何装备;试图回头看什么人拖着自己的时候发现无法动弹,但并不太疼。


拖担架的人放低松手,地上的碎石树枝透过帆布硌的Tony背上有些疼。


“这里离纽约多远?”逆光,Tony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因为寒冷声音发颤。


对方伸过手固定托尼下巴,另一只手摸了摸额头翻开眼睑摸摸脸颊又在颈动脉停了一会儿。露指手套外面露着的指头粗糙冰冷,Tony抖的更厉害了。


“这是哪,我……”忽然有雪粒落在Tony脸上,冰凉的感觉触发起回忆,涌起的情感让Tony急躁起来,颤抖着手拽住对方的围巾,“纽约!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别又来一次……”




Ted因为Tony的动作,下意识向后仰起头试图把围巾拉回来,阳光照在脸上显露出样貌。


“……幻视?”


“幻视是谁。”


Ted皱眉看着自己在林子里捡到的人,冬天里穿着短袖T恤昏迷了不知道多久。Ted根本没想过他能自己醒过来,还能有力气这么聒噪。


而这时,对方在他开口说话之后,忽然睁大了眼睛,安静下来。


Ted重新拖起担架一头继续向木屋走。背对背的两个人在铺着一层薄雪的林子里慢慢前行,留下一条拖拽痕迹消失在Tony视线尽头。




零散的雪花被风卷在空中,在阳光照耀下反着光。Tony满腔急躁化为乌有。


他不想知道这是谁。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样子。他依然不想知道这是谁。纽约,世界,危险,责任,都忽然被什么隔开,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没有车,没有电话,我没办法送你去镇上。”Ted生疏到笨拙的把人拖上台阶进了木屋,和担架一起停在地板上。


“至少给我个毯子吧,亲爱的,快要冻死了。”Tony忍着台阶上磕出的疼痛笑着请求。


Ted愣了一下,恍然:“我不是幻视。”


“你当然不是。有什么吃的吗?咖啡?也许?我需要点热的东西。”Tony抢过话。


Ted不习惯这种自顾自的亲近,但还是取了毯子盖在Tony身上,站起身开始烧水。


“我可以去镇上叫人帮忙,你有什么人可以联系吗?”


“你不认识我?”


Ted面无表情看着Tony。


“复仇者?……Tony Stark?”有了些气力的Tony说着手指戳戳自己胸口,“Iron……”


Ted面无表情,耐心等着对方把话说完。


“……”


Tony终于开始意识到有什么大大的不对了——他的心口一片平坦——折磨他十年的旧伤,不见了。


“联系人号码,我去镇上帮你打个电话。”Ted说。


Tony顾不上回答,低头摸索着扯大领口查看。水开了,Ted倒了一杯蹲下身放在Tony身边地板上。




“你是谁?……这是……哪?”


“林肯,蒙大拿州。”Ted眯起眼睛仔细打量Tony的衣着,“你从哪来?”


“公元2017年?”


Ted笑了,看对方认真的表情收起笑意,回答:“公元1977年。”




木屋里安静了很久。直到两个人同时开口——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不信……”


“未来什么样子……”




“水冷的很快。”Ted看了看热气渐渐散去的水杯,单薄的木板墙挡不住屋外的寒气。


“发现了。”Tony顺着对方岔开的话题回答,一眼看完小木屋内所有陈设,开玩笑的问,“阿米什?”


“不。觉得这样才对。”Ted回答的无比顺畅,就好像一直在等人问正确的问题。


“1976年……你有报纸什么的可以给我看一下吗?”Tony说着想要强撑着坐起来,胳膊一软倒回去。Ted下意识伸手去扶,只来得及把手掌垫在Tony脑后防止碰伤。


“你太虚弱了。”


“真暖。”Tony侧过头把冰凉的脸颊贴在粗糙温暖的掌心里。


“……”Ted有点慌乱,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Tony很会看人神色,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不在意,并不是看不懂。


“你可以把手拿开了,我没事的……谢谢。”Tony的声音不再因为发抖断断续续,却越来越低,“我感觉……好多了……”


Tony体力不支,昏睡过去。




意识回归的片刻。


呼吸很疼,眼皮沉重,身体滚烫。


“Jar……”


“Jarvis是谁。”Jarvis的声音。


“你……”额头落下一片沁凉的湿意,Tony半梦半醒中勾起唇角,安心睡去。






【二】


“水……”


Tony睁开眼睛,微微转头,额上已经温热半干的布巾滑到一边。


身上很黏腻,精神好了些,Tony坐起身,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了木屋唯一的小床上,身上盖着不算厚的被子和几件衣服。床边桌子上的盘子里放着几片菜叶,一条烤鱼,旁边还有一杯水。屋子里灯光昏暗,他不在。


喉咙很疼,没有胃口,Tony只拿过水杯喝了几口。很冰。


喝水时有什么随着动作哗啦作响,一份报纸随着Tony起身被折进了被子里。借着光线查看日期,清清楚楚印着1977年。


“真棒,这下不用着急回去收拾烂摊子了。”Tony靠坐着,花了几秒钟消化这个事实,就慢条斯理的折好报纸开始看新闻。


没过多久,门‘吱呀’打开,主人回家了。




“你应该吃点东西,”Ted说着摘下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袋,“药。饭后。”


Tony接过来打开就要吃。


“我和药剂师说了你的症状,”Ted皱眉看了Tony一眼,抢先拿过杯子把里面剩下的水泼到门外,重新烧水,“……我没有钱请医生。”


“没提我精神有问题,以为自己来自未来?”Tony笑着把药片放回塑料瓶里。


“饭。”Ted解开衣服从怀里拿出个食品袋,“还热。药饭后再吃,不然你会胃疼。”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


“……”Ted看着Tony,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你是谁?”


“我可以先洗个澡吗,这样太难受了。”


“会着凉的,不行。”


“求你了。”Tony虚弱的沙哑声音带着些鼻音,像在撒娇。


“真的不行,先生/Sir。”Ted无奈。


病人安静下来,看着管束自己的人笑,笑容虚弱温暖,眼神忧伤。


Ted被看得心里发紧。


“等你好些……你,有人和你一起吗?”


“没有,只有我自己,睁开眼就到了你的担架上。只有你,我现在只有你。”Tony说完,展开个大大的笑容,一双大眼睛眯成缝,因为发烧和呼吸不畅而蓄在眼底的生理泪水滑下脸颊,向前探身伸手拉住Ted的衣角无比刻意的夸张恳求,“不要丢掉我,我喜欢这里,让我留在这里。”


他总在笑,他似乎还想逗对方也笑笑……眼里的神情却让人无比心痛。


“我可以帮你报警,他们会照顾你,先把身体养好。”Ted无措之间向后退了一下,背对着光源表情在阴影里无法看清,只有声音清晰的在小小的屋子里回荡。


“不,Jar……”Tony回过神张着嘴愣怔,没说下去。




“Jarvis是谁,你昏睡时一直在叫他。”Ted等了一下,见对方似乎不打算继续说完,提提衣角,示意Tony松手。


“我的爱人。”Tony反而向自己方向拽了拽。


“所以她现在一个人在未来?”Ted犹豫一下,坐到床边把食品袋拿过来取出汉堡送到Tony嘴边。


“我不敢确定他在哪里。也许就算确定了也不敢相信。”Tony视线模糊,脸上有忍不住的笑意,张嘴咬了一口。


Ted没说话。


“我也不敢相信你竟然给病人吃这个……”病人嚼着汉堡抱怨,Ted马上犯了错一样窘迫的收回手。


“别,我只是……咳咳……”


他倒了杯水,试试温度,递给Tony。Tony接过来,手因为脱力抖个不停。Ted赶紧重新接过来,这次直接送到了病人唇边。


“我只是,Jarvis……啊,真暖……Jarvis他总是把我照顾的那么好,可我喜欢看他为难的样子,所以……”Tony双手把Ted拿杯子的手和杯子一起捧住又喝了一口,抬头看着他说,“汉堡很好,非常感谢……我只是被他惯坏了。”


“你很想他。”Ted用一种克制的平静语气说着自己的结论。


“每一分,每一秒。”Tony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我试着忘记他,直到有一天我认识到,这个世界上也有时间不能解决的问题。”


“可你不是刚刚才……”


“在我的世界,他已经离开我的世界很久很久了。”


“你昏睡的时候……”Ted犹豫着,换了话题,“把食物吃完,吃药,睡觉,明天就会好了。”


“我已经好多了,”Tony不肯放开双手,“很久没这么好过。”




“那个Jarvis,连吃饭都不让你自己动手吗?”Ted试了几次没能把手抽出来,无奈之下放弃,只在Tony喝水间隙把另一个手里的汉堡继续喂给卧床的任性家伙吃。


“……我只是,喜欢看他为难的样子。”Tony话说的断断续续,这次不是因为生病。


“他一定很爱你。”手指抹掉Tony唇边的酱汁,拣起枕边的布巾擦了擦手。


“嗯。”




“Jarvis每次都会当真,如果我说水太烫了,他会相信,即使他知道浴盆里的水温和之前的每一天准备的一模一样。”


“你爱他的表现就是耍无赖?”Ted说着把空着的那只手递到病人面前,“给你这只,杯子空了。”


Tony一只手抓住伸过来的手掌,另一只手才放心放开也跟过来……这样Ted才能把空杯子放回桌上。




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拉着手面面相觑。


“可以还给我了吗?”Ted叹气。


“不要。”Tony无赖。


于是两个人继续莫名其妙的拉着手面面相觑。




“Sir/先生,我不是……”


“我累了,晚安。”Tony放开手躺倒闭上眼睛顷刻间打起呼噜。


“还没吃药呢。”Ted倒出药片塞进坚持装睡的人唇间,倒水回来,那人已经被苦的装不下去皱眉挥手要水了。


“现在你该睡了,晚安。”Ted说完自然的向前倾了一下身,似乎想……及时停住了。


“晚安。”Tony凑过去一点点轻轻吻一下对方的脸颊,“你救了我的命,这是表示感谢。”




药效很不错,Tony睡的很安稳,梦里都是Jarvis红成一片的脸颊额头和耳朵。




【三】


“嗨,Ted,这几天经常到镇上来?”邮递员开着邮车赶上来打招呼。


“嗨。是啊,有点事情。”




“Ted,你朋友怎么样了?”书店女老板。


“好多了。请给我一份报纸。谢谢借钱给我买药,我会尽快还的。”


“哦,别提这些了,就当是你给蒂米辅导功课的报酬好吗,整个镇子只有你能对他那么有耐心。”


“特瑞莎,蒂米很有天分,我很高兴能……”


“Ted,我也很高兴有能帮到你的地方。如果还有什么我能做的千万不要客气。”女店主很真诚。


Ted犹豫一下,转身打算离开,走开几步又回来。女店主善意的笑着等这个不善言辞的男人开口。


“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吗?”




Ted开着店主的车回到木屋——特瑞莎坚持不能让身体刚好的人自己走到镇上去,特别是在Ted解释了他计划把他一路背过来之后——Tony正松松垮垮的披着被子坐在门口台阶上低头看着什么。




“不冷吗?”Ted下车快步跑到门口,单膝跪地抓住被子两边把鼻尖发红的Tony裹了个严实。


“你回来啦。”Tony笑,笑的很放松很开心,看起来有点傻。


“上车吧,有个朋友同意我们借用一下浴室。你不能在林子里洗澡……真的不行,Tony……现在还不行,你太虚弱了。”


“胡说,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之王。”Tony在被子下动了动,把手臂换个舒服的姿势,“你和我一起洗吗,我没力气。……你脸红了。”


“Tony,在特蕾莎面前不要这样开我玩笑好吗。”


“你喜欢她?”Tony向后闪了闪,皱巴起脸。


“不……我不是,她只是……很友善。”


Tony看着眼前的人。Ted与世隔绝的生活让他疏于掩饰自己的情感,整个人透明的像一张白纸。


就像轻易看出对方喜欢自己对他的依赖一样,Tony也看出‘特蕾莎’在他心里的位置并不一般。


“我们走吧。”




女店主家门前。


门铃。开门。


“嗨,Ted。哦,很高兴认识你。你气色看起来不错,快进来。”女店主很热情,Tony看着她善良的面孔几乎想马上给她个拥抱。


“Anthony Stark,美丽的女士,叫我Tony就好。我很想给您个吻手礼,可现在身上有点脏。”Tony身上套着宽大的旧衣服,一点没能遮掩他的个性。


“哈哈哈,Ted,你的朋友真有趣。特瑞莎,我坚持。来吧,洗澡水和换洗衣服都准备好了,希望不要嫌弃。”


“他们还说这年头没有美丽与善良共存的人了呢。”Tony和女店主说笑着走进房间。Ted站在门口一句话都没能插进去,看着两个人亲热的背影,无奈的回身关好门。




Ted很失落。原来,他和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容易的变得这么亲近。


Tony很高兴。他确认了这是个真实善良的女人。他身边有这样的人,真好。




“我还有点事……”Ted的声音不大,却像按到了什么静音键,不远处的两个人同时回头看着他,让他接下来的话说得更加艰难,“我过一会儿来接你。”


没管身后的呼唤声,Ted转身快步走出了门。




等他漫无目的游荡回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晚了。灯光从窗户透出来,Ted悄悄走近,餐厅里特蕾莎正在煮着晚饭,偶尔回头说着什么,蒂米坐在桌边做功课,时不时抬头询问,Tony穿着干净合身的衣服坐在背对着窗户的位置,给他一一讲解。孩子脸上的表情惊奇又信服,时不时大笑起来。


很温馨,太温馨了。


Ted只觉得骤然之间一无所有卑微到无地自容。愣愣看了一会儿,转身,一个人回了木屋。


厨房里,Tony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悄悄咬了咬唇。




凌晨,天还没亮,木屋被捶的震天响。Ted刚刚才勉强入睡,猛的惊醒不小心滚到了地板上。


‘哐’的落地声让门外的声音停了一下,马上更猛烈的响了起来。


“谁在外面?!”猛的拉开门。Tony的拳头失去目标整个人向前扑倒跌进对面人的怀里。


“你抛弃我!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别人家里!为什么!混蛋!你说回去接我的!骗子!”Tony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额头满是汗水。


“Tony……Tony,冷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我以为……”


“别丢下我,别再丢下我,Jarvis,别丢下我……”




Ted紧紧抱着怀里瘫软了身体泣不成声的人,心乱的一塌糊涂。


Tony从没叫过他的名字,Tony从没问过他的名字,这是他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叫他。


他叫他Jarvis。




谁是Jarvis……是他吗……




早上,特蕾莎在整理的平平整整的客房床铺上发现叠好的衣服,和Tony表示自己认床睡不着又不忍心打扰她们所以先走了,万分感谢她慷慨帮助的字条。






【四】


“你去哪?”


“打猎。”


“哦。”


“Tony,叫我的名字。”


“……”


“叫我的名字,Tony,你知道我的名字。”


“……”


Ted把弓挂回墙壁上,走回桌边。双手捧着对方的脸颊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告诉我……”Ted看着对方的眼睛说,“你确定我就是你的Jarvis吗?因为我不知道。”


“Jarvis!”Tony抱住眼前的人,“我确定!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让你相信……”


“我相信你。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相信你,从一开始就相信你。”Ted忍不住亲吻着怀里人的额头安抚着,“你从一开始就说我是他,但我不能确认你是不是只是在说胡话。”


“你早知道,所以才对我这么好?”


“不……我只是,无法忍受对你不好。我,我可以是他,我愿意是他。”


“为什么把我留在特蕾莎家?”


“……我以为那是对你好。”Ted的蓝眼睛神色有些瑟缩,“没想到你会自己跑回来,Tony,木屋……很冷。我甚至没办法给你合适的衣服。”


“那不是问题。”




那真的不是问题。


Tony身体一养好就自己跑到了镇上。林肯镇离木屋并不远。Ted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Tony当天傍晚是骑着新单车穿着新衣服背着个塞得满满的背包回来的,口袋里还有张两百美元的支票和一把零钱。


“我必须得说,在1977年,挣钱这件事没有2017年容易。”Tony跳下单车把背包扔进木屋里,转身扑到正在屋外煮饭的Ted背上。


“谁的衣服?”看着Tony身上的棉衣,Ted松了口气的同时有点担心,但瞬间就决定就算是偷的,他也不打算让他还回去了。他穿着很好看,看起来很暖合。


“我挣钱买的!Jarvis,钱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问题。”Tony从Ted肩膀探头过去尝了下煮的汤,点点头,才继续说,“虽然除了钱我满身都是问题。”


Ted笑的有点勉强。


“我看了你写的东西,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Ted惊讶的抬起头。


“关于科学到底会带给人类什么。那时候你也总是提醒我慢一点,可我太自信了……结果因为我的过错失去了你。”


“Tony……2017年,我难道不是自然老死的吗?”


“亲爱的,”Tony斟酌了一下措辞,“你不是人。”


“……我干了什么让你这么评价我?”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Tony回身进房间从背包里抽出两瓶汽水,随手拽过毯子走回篝火边,把毯子给Ted披好,自己挤进他怀里。


“我慢慢讲给你听。”




——————Tony讲故事的分割线——————




‘我直到在特瑞莎浴室里才真的确定,这不只不是我的世界,这甚至不是我的身体。或者说,不是我应该有的身体,你看我现在有多大年纪?


‘不,亲爱的,我已经快五十岁了,而这个身体回到了二十五岁。当然我不能准确的说出到底多大——在没有仪器帮助的前提下——但差不了多少,我很确定。我没有伤疤,一点点都没有……是的,原本有,我的心脏受过很重的伤,一直不能痊愈,还有些其他的战斗损伤。


‘别担心,现在都没事了,我有十年没这么健康过了。嗯,战斗。记得一开始我和你说的复仇者吗?我们是复仇者一员,在这之前,我们是Ironman。对抗恐怖组织和外星怪物。


‘你不是我的队友,你是我的一部分。亲爱的,当我说你不是人……你对AI这个概念熟悉吗?


‘也许现在你很难相信,你是我创造的AI,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产生出独立人格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直认为是上帝或者什么人过于钟爱我才把这么好的你用这种方式送到我的身边。


‘一开始你只是陪伴着我,后来随着我对你的改进和你的自我进化,你渐渐成为了我的一切,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一起,我想那时候我已经爱上你,但我不是个足够敏感的人。


‘在你要求给自己制作身体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你现在不记得了,但你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吻我,甚至没来得及等它完全调试完毕。


‘嗯,我的世界有外星怪兽,还有半神,有些站在我们一边,有些不。不,他们也没那么了不起,我自己就可以对付——有你帮忙的话。Friday不太擅长打架。


‘Friday是……咳咳,嗯,就是……嗯……你走了,我耳边没有了声音很寂寞,闭嘴,别在这个时候吃醋!


‘我很聪明,你就是证明,就像全世界等聪明人一样,我犯了最最愚蠢的错误,我试图扮演上帝彻底消灭战争。于是有了奥创。而他对和平的理解,让他认为只有消除人类才能获得和平……


‘你用自己的生命阻止了世界在一瞬间崩塌,而我救回了你……然后,我又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把你放进那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机械体里,一个陌生人醒了过来,你不见了。


‘我再也没能找到你。




——————故事结束的分割线————




“现在你找到我了,Sir。”


Tony回头,被一直抱着自己的人低头吻住。




“你记起来了?”Tony亲吻间隙低声询问。


“我第一次睁开眼睛时,是你吻了我。”




【尾声】


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里他们一无所有,他不是无敌钢铁侠,他没有超级智能……只剩下长长久久的陪伴,和幸福。

评论

热度(203)